KISS 【织田作,国木田篇】

*文豪野犬乙女向注意

*啊……我又出现了……接下来还可以写谁啊跪求推荐…

*我原本打算一篇篇发这样显得我很勤奋但是突然想起来……没人关注我没人看……【凄凉】

*于是我打算还是两篇一起吧……没人关注我……【小声】

*啧【不屑】不多说了我还是先发吧……

*先鞭子后糖。即第一篇虐第二篇甜请注意。





start!

++++虐!!!++++

织田作之助

你哼着小曲走进常光顾的那家洋食馆,织田已经点好了一份咖喱,正舀起一勺往嘴里送。看见你,他用空闲的那只手随意地给你打了一个招呼。你在他身边坐下。“织田先生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吃咖喱嘛?”“是啊……”“有那么好吃?”“我觉得不错。”像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对话之间,像是在考虑怎么回答一般,一定会有长达几十秒的停顿。然后没有人再讲话。“啊————……”你凑到他身边闭着眼让他喂,很显然织田早就习惯了你撒娇的行为,从餐盘里舀起一勺送到你嘴里。然而你又一次高估了自己对辣的敏感度。咖喱所接触的每一处,舌头,喉咙,食道甚至是胃里,如果有模拟成像,那一定是想火山爆发一样。不禁伸出舌头大口地喘着气,希望吸进去的空气可以缓解这种灼烧感。织田无奈地看着你默默地从和蔼的胖老板那里接过一杯水,推到你面前。你如同看到了食物的饥荒者一样,大口地往嘴里灌着水。却因过度心急而被呛住。就在俯身咳嗽的一瞬间,你发现了不对劲。两发子弹,分别向着织田和老板,几乎同一瞬间,两人被子弹穿透心脏,当场死亡。血液不受控制地飞溅出来,桌台,墙壁,地面,坐在织田身边的你的身上。织田无力地从椅子上滑落到地上。你听见了尖叫声,几秒后意识到是你自己发出的声音。发疯一般跳下椅子抱住那几乎被血液全部染红的尸体,你一只手捂着他的胸口,另一只手托着他的脖子,希望可以让他好受一点,希望血可以流的少一点,希望他可以睁开眼睛。然而,无用。新鲜的血液,仍是从伤口中流出。捂着胸口的那只手,已满是粘稠的猩红。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去发出声音,只是感觉到从眼眶到脸颊,划过了冰冷。

你醒了。又是类似的噩梦。看着窗外,估摸着只有两三点,你呆呆地起身坐在床上,趁着梦的内容还在大脑的印象中,回忆着所发生的。伸出手,发现泪水的感觉是真实存在。你坐在床上,如同盯着一个看不见的东西一般看着前方。足足十几分钟后,你轻轻地下床,换下睡衣,穿上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素白的长裙,打理了发型,套上黑色外套悄悄地出了门。凌晨的天空,如是水彩画一般,像是用毛笔随意抹开的黑色上朦着薄薄的白雾。一路安静地开着车,没有开任何的音乐,最后在一处开满野花的山丘边停下。你下了车,在花丛中摘下几朵白日菊①。小小的,很美。随后向山路中央走去,走进那片看得见海的墓地。一眼就找到了那座没有刻上名字的雪白的小型墓碑,“织田先生……”你把花轻轻地放在墓碑前,俯身像是隔着墓碑和一个无形的人十指相扣一般,把手贴在墓碑上。就那样静静的,只有微微海风夹杂着淡淡的栀子花②的香气。无言。只是静静地望着墓碑,触摸着墓碑。几乎没有一点声音。站在墓碑前整整几个小时,就像是在陪伴一位知己一般,无需多言但是就像聊了一整天。天色渐渐提亮,马路上早市的吵杂声,鸟鸣声,海浪声,开始慢慢出现。你拍了拍墓碑,就像拍一位有多年交情的老友的肩一般。良久,你再一次俯身,就如他以前温柔地吻你的额头一般,双唇贴上冰凉的墓碑。你转身,轻轻地说“走了……”转身的一瞬间,泪水便无法克制地溢出眼眶。一步步回到车上,像个孩子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一般哭泣。

织田作之助,黑手党基层人员兼你的恋人,在几周前的“拟态”事件中,死于对方首领的枪口。





① 白日菊花语——永失我爱

② 栀子花花语——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FIN—












看完了嘛?缓缓张嘴木似喂你吃糖【蹲下摸头】






国木田独步

虽说和国木田先生成为恋人已经好几周了,但对于他严谨的性格你非常地不爽。“嗯,按照预定的计划,将在2分钟15秒之后出门到达新接手的案子现场,然后花五分钟时间绕远路到河里打捞绷带浪费装置那个混蛋,和那个混蛋一起搜集情报预计花费2小时45分钟,其中包括那个混蛋个人浪费的50分钟,然后去和接手案子警员交流约30分钟,然后继续……”无奈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一板一眼地托着眼镜读着他手中的那本“理想”,核对着他今日行程。明明是你的恋人,却永远都忙于工作。“国木田先生!”你烦躁地开口,甚至可以听得出自己的语言中带着几丝怒气……很显然,他稍稍被你突然爆发的情绪吓到了,他放下手中的本子,推了推眼镜看着你。“每次都是工作工作工作,你从来都没有陪过我!要出去就是工作,待在侦探社还是工作,满脑子都是工作,国木田先生干脆找工作当恋人算了!每次都把我扔在一边,我……我只想和国木田先生待在一起啊!”被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冲晕了头脑,竟脱口把自己积蓄了好久的情绪一股脑儿地喊了出来。几秒后,你冷静了下来,开始止不住地冒冷汗。完了完了完了……我貌似……打乱了国木田先生的计划……你这么想着,偷偷地看向他,莫名的眼镜反光让你看不清他的眼神,几秒的沉静后,他突然走到你面前,俯身在你额头上轻轻一吻,有点笨拙的像是安慰你一般的吻。他站在你面前,仍然是一脸严肃,举着“理想”……然而拿反了……你强忍着不笑出声,看着他尴尬地扭头轻咳了一下,上衣口袋里拿出钢笔,飞快地把本子倒置,转过身背对着你,默默地划掉了原本的计划,草草地写上了什么,你凑过去偷偷瞄了一眼,发现他把接下来的行程改成了“陪她”。你开心地笑出声,他合上本子转身看着你,推了推眼镜又打开了本子,像是想要掩饰害羞一般望向另外一边,说“并……并不是肉麻地为你啊……只是今天突然想休息而已,你……你不要想多了啊”“嗯~知道啦国木田君~”你反坐在椅子上手撑着桌子上,托着下巴笑着回答“但是啊,国木田君你的‘理想’拿反咯~”“闭嘴!————”“国木田君真的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闭嘴!你给我闭嘴啊!”国木田先生打开门,“你再吵我就把陪你去玩的计划改回工作了!出去了还愣着干嘛。”“好~”你笑着追着他出门。


—FIN—

所以啊啊啊啊啊!!还可以写谁啊啊啊啊啊!!!!!!!!【怒吼】






评论(7)
热度(35)
  1. Caverx已爬墙狗圈老铁请取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