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赎罪 》 森鸥外x你。


*其实题目和内容没有任何关系x

*为了上一篇吧首领ooc成痴情男子我得做点什么

*于是变成了这样的变态……








——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听话呢,爱丽丝。

所谓的爱丽丝,也只是他给你的一个代号,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这么介绍自己。

我叫爱丽丝,你好。

深重的铁门在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后被推开。即使处于微弱的烛光环境中认识一时半会无法适应门外投射进来的光线。下意识眯起眼睛虚弱地抬起头,依稀地靠听觉来判断。是他。你的恋人或者说曾经的恋人,森鸥外。

你抬起头艰难地睁开双眼,此时森鸥外站在离你有几步距离的地方,双手轻轻地搭在身边女孩的单薄的肩头,松松垮垮的不合身的衬衣露出了女孩细长的双腿,那是你穿过的衬衣。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过多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而变得过度敏感,每当森鸥外被触碰,女孩就开始颤抖。

——你看她的发色,她的肌肤,和你当年多像啊!

不要……你眼睁睁地看着森鸥外的手掠过颤抖着的女孩的肌肤,你想阻止他却无奈自己被禁锢住了手脚。就连嘴都被胶带封住。

——啊……她散发出来的味道……都有着你当年的感觉呢……

不要这样!双手用力地挣扎着想要逃脱。不论女孩怎样颤抖呜咽都无济于事。泪水打湿了遮盖着的缎带,渐渐地蕴开。森鸥外拂手抹去划下的泪水,然后指尖顺着脸颊,抹过双唇,慢慢地塞了进去。

——真好呢,你看她的小嘴含着,吸吮着我的手指和你当年如出一辙呢。

你开始用力地震动声带发出呜咽,发疯一般扯动着束缚着自己的东西,昏暗的地下室混杂着各种声音,你的哀鸣,金属的撞击,女孩的呜咽……
森鸥外不屑地咋舌,把手指从女孩口中抽出,伸出舌头舔了舔指尖晶莹黏滑的女孩的津液,然后慢慢转身走到你面前,在你的腹部重重一击。

——她的津液都像你当年那般甘甜美好。

喉咙口涌上来的血腥味让你有点恶心,视线慢慢开始出现重影。想用力咳嗽却只能反复的扩张着胸腔。他冷冷地看着你,沾着津液的手指轻轻掠过你失去血色的脸颊,转身走到女孩身边,解开了女孩眼上的缎带。女孩哭红了的双眼,有着和你一样的颜色。森鸥外蹲下看着女孩。

——还好吗?

女孩木讷地点了点头,然后被他推到你面前。她抬起头用着那双和你一模一样的眼睛看着你。你无法发出声音,被泪水模糊了视线然后划下眼眶摔碎在地上,再次看清面前的女孩。

森鸥外望着她,指了指你。

——母亲。

——母亲……?

女孩跟着森鸥外复读出了这个单词,很明显女孩稍稍愣了愣,然后很快,被森鸥外捂住了眼睛。

——再见。

——……再见……?

被蒙住了眼睛女孩不明所以地跟着重复。你瞪大了双眼,先是感觉到了一丝冰凉,然后便是温热从脖颈某处喷出,最后是撕裂一般的疼痛。被森鸥外用手术刀割断了动脉甚至气管的你,发出了求生欲望迫使的噪音一般的挣扎。在意识的最后一刻,你听到他的声音从你耳边温柔的传开。

——对不起我爱你,永别。

我只和十二岁以下的人处对象,如今你早已不符合标准。但是我是真的爱你,所以以后,我身边的女孩必须像你,必须流着你的血液。

森鸥外捂着女孩的眼睛将女孩转了个身背对着你的尸体,蹲下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头。

——以后你就是新的爱丽丝了呢。

评论(8)
热度(51)
  1. 知念_关爱咸鱼作者请投喂评论已爬墙狗圈老铁请取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