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TSN-EM无差]情诗 by会者定离

雾宅宅宅:

 就算我安利能力为负值!我也要推这篇!


先上链接:


情诗  




在第九遍哭着看完这篇文之后我一边哭一边来推文了。但是心情复杂加上语死早所以请千万不要因为我负值的推文能力不点开链接啊呜呜呜。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篇TSN同人,没有之一。


 


【这里本来应该有各种分析赞美但是我语死早还是删了】


 


 


剧情写的是Wardo要结婚了,回来找Mark。这个设定在TSN同人里并不少见(而且大家都比较喜欢让Wardo结婚),但是这篇很真实。真实得让人悲伤。


 


最后两个人都放开了,一切纠葛连同他们年少时暧昧不明的感情都变得坦然。最后他们分开了,没有突然的转折,他们各自的日子平平淡淡。


 


看这篇文的时候我想起OneDay里面那句话,“I loveyou, Dexter. So much. I just don’t like you anymore.”我爱你,只是不再喜欢你了。在我心底名为“爱”的位置依然属于你,但我已经不能再与你一起生活了。像作者太太说的,他们之间的错过是“爱过但更坦然地爱着”和“爱着但永远错失地爱着”。


 


对不起我的语死早治不了了……所以节选一下文里面的语段。为什么太太写得这么好!你们真的不去看吗!!!


 



 ————


代码不是情诗,写满十四行也不是。


 ————


 


有那么一段时间,Eduardo一直沉浸在费解当中,他不明白的事很多,首当其冲要算现下的时局境况。他不明白自己和Mark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不明白为什么视为知己至交的人会趁他转身时抛光刀面,磨利刃口,又在他一无所知转身时捅他一刀。快,准,狠,毫无犹疑。


  每每想到此节,Eduard都会发抖,愤怒的那种。其寒心刺骨的程度,犹如腊月里的坚冰,黑夜中的星子,除了触感瑟瑟凉入肌骨,更有无可消磨的孤寂。


  Eduardo觉得自己站在黑夜里,周遭干净堪比真空,任凭他如何叫喊也听不到丁点声响,更不用提别人的回音。又像是沉浸在水中,无论如何挣扎,动作都只会被水流阻挡,变得慢且无用。


  和Mark闹翻之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信任别人。多疑,谨慎,沉默,甚至刻薄。


不是六亿美元可以换回的东西。


 


————




Eduardo后来想起,大约那时就奠定了两人眼中不同的世界。


  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积雪和着尘埃,边缘染着泥渍,偶有几棵枯草,不屈不挠地从中探出枯黄尖细的脑袋。路面湿漉漉的一片,化雪时带去温度,空气都凉的入骨……对他来说,只是某个冷得有些过分的冬天。


  而Mark侃侃而谈,口中不断呵出的雾气,一字一句,一停一顿,都像袅袅升起的白雾幻影,在微凉的哈佛夜空下,构建出另外一个属于他的王国……对他来说,是无可比拟的琼华仙境。


  


  彼时Eduardo抬头,仿佛看到黑夜下一个轮廓,不及二十的他似乎也为此停留过那么一二秒的瞬间,撇开身为好友因而无需理由的全情支持,他也惊叹过,思考过……但他最终还是转身走开了。


  Mark Zuckerberg从来不是乐于分享的人,自我如他,所能展示的最大限度,也不过如此。


  于是Eduardo忽然就记起,自己错失的是什么东西。


  


  


  也是这时,Eduardo开口告诉Mark。


  “很抱歉当时不了解你的世界。”


 


 ————




他还记得相识后的三个星期,Eduardo第一次去他们宿舍串门,带了鸡块、橄榄还有黄油,前者是Dustin的最爱,后者是Chris喝苏打水时必不可少的配料,黄油则是他们宿舍早起吃面包时的不二选择。


  “如果一个人不是很在乎你,他/她绝对不会费尽心思融入你的生活圈。”


  “真的?”


“真的。”


 


————


 


  那大约是一种微有病态的感观和坚持,比起把什么都摊开来说清楚的普通朋友,Mark更愿意他们保持大吵了一架的最好的朋友。


  定语是可以更改的,但他不希望自己变成Eduardo好人缘里时过境迁的一个。


  


  这些年来Mark唯一一次感到难过得无以自制也不过是在心里做出了这样的假设:Eduardo笑着告诉他,他不怪他了。然后变成天边一朵细致淡白的云朵,等到日落时分,染了一地余晖轻飘飘就消散了。


 


 ————




  走过去的时候Mark双手还绞在袖口中,正要说话却被擒住了双肩。Eduardo的脸在他面前由近及远,无限放大。


  他只来得及低声说一句“Oh”。


  Eduardo看着他,四目相对,轻轻伏到他的耳边,那是特有的,属于Eduardo Savrin的气息和语调。


  “我爱过你。


  爱情,或许还没有在我的心底完全熄灭,但我已不愿再让它打扰你,


  不愿再引起你丝毫悲切。”


  “我曾默默地、无望地爱过你。”


  “折磨我的……”


  Mark觉得颤栗,但Eduardo那把温和的嗓音仍旧潺潺流进自己的耳畔。


  “时而是嫉妒,时而是羞怯。”


  尾音的停顿让Mark慢慢抬起头,望进那对深幽的瞳孔。他听见自己深吸一口气,带着痛苦,带着绝望,带着徒劳轻轻开口。


  “愿上帝赐你别的人,也似我这般坚贞似铁。”


  


  Eduardo看着他笑了一下,眼里有陶醉,深陷,迷离,但也意外地清醒,跳脱,平静。


  他说:“我要吻你了。”他的目光流连在Mark的嘴唇上,像在看世界上最稀有的珍宝。“我会吻你的。”Eduardo这样说着,又一俯身,双唇轻轻印在Mark的脸颊上,未曾抬起,就又牵扯开一个笑。Mark看不到他的嘴唇,眼眶中盈满了对方微微颤抖的睫毛。但他能感觉到,Eduardo嘴唇上的细纹缓缓刷过他的脸颊。


  那个笑很甜,胜过世间所有的美酒,但那个笑也很苦,苦涩到像加州门外那一场瓢泼的大雨。


  


这就是告别了,Mark作想。


 


 ————




  不过这些事Eduardo都不必知道了,就连Mark自己也没有记住的必要。他不是擅长表达感情的人,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最大的深情。有没有人接收的到,有没有在意,他一点儿也不关心。


  工作,旅游,运动,偶尔写写博客,甚至参加过同性恋游行,而最后他体悟到的,也不过是生活总是从善如流却又乏善可陈。也许他不会再有起伏动荡的感情,也许他会心血来潮看一看Eduardo的生活,也许他会挑一天晴朗的日子,坐当天能订到最早的飞机,下机后等个三四个小时,然后跑到Eduardo面前,装模作样地问他是不是可以重新开始,因为电影里都是这么放的,小说里也是这样写的。


  那么多也许,Mark觉得很够自己生活下去。


 




评论
热度(59)
  1. 已爬墙狗圈老铁请取关雾宅宅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