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in farrell狱中书

建议移步至微博

这是第一部分,第二部分主要讲本卷 会穿插囧鹅。两部分时间线一样,都是同个时间段发生的事,不同视角罢了。会换个文字叙述方式。

向 大卫-米切尔(云图 作者)卡纳文伯爵夫人(唐顿庄园现任拥有者) 以及所有的浪漫唯美主义者作家致敬――

文章的表述有一种想到哪写到哪的随意感觉,是为了真实还原写下信件时的状态。

20世纪的情话。

⬆以上都是写的差瞎写的借口谢谢

当然第二部分得等我4月学考结束再开始动笔。学习要紧。

⬆以上懒的写的借口谢谢


1918年2月26日

吾爱 Ezra :

安好。

经过与长官们多次艰难的谈判我终于获得了与你互通信件的自由权利。却未能从长官们那里拿回你之前寄给我的那几封书信,我对此感到万分抱歉与愧疚。希望你从心底饶恕我内愧的灵魂。长官们允许我安稳的坐在床上拿着信纸和羽毛笔写下这些字已是给予我了极致的恩惠。

距离一开始入狱至现在已有近半个月时间,我也由原本的抗拒到现在也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你一切顺利吗?我很想你,我无法克制的思念着你。我忍不住在回忆我们之间的过去。每当夜晚混杂着湿冷的水气围困淹没我,让我无法呼吸时,回忆便会伴随着涌入大脑,真的,我非常的想念你Ezra。终有一天我的泪水会因思念你而枯竭,然而在泪水会枯竭前我的跳动心脏会先因失去你而绞痛滴血失去力量而停止。亲爱的Ezra,你就是我不赶在死神来临前了结我生命的支撑。与你的时光是我人生中的光点,照亮我整个晦暗的生命。再美妙的文字也无法表达我的情感,再优雅的语句也无法传递我的思绪。我想抓住那光点,把我们的曾经记录下来,好让我能恍然间产生一种仿佛我仍在那段美好的庄园生活的幻影,好让我微弱的生存火苗不这么快的熄灭。等死神来临时,你可不必过度悲伤,书信承载了我所有的情感与记忆,我永远与你同在。

你在每次用餐时总会故意制造一切契机让男仆人靠近你。身为你为数不多的侍男之一,我自然不敢做出逾越主仆界限的过分举动。但我却忍不住弯着腰尽可能的扑捉着你身上的清爽气息,擦拭着被倒翻的红茶打湿的餐具时,你的手指有意划过我的手,身体稍稍贴向我,另一只手在餐布的遮挡下耍着下流的花招,表面上却展现着得体端庄的样子。我微微往后退了一步,侧身示意然后离开,我并不会因为这个而丧失机理智。那段时间,每天夜晚你都和不同的人沉迷在糜烂荒淫中。但我知道,你这是在掩饰自己的怯弱与悲伤。

我早就猜到你是因为老爷夫人的突然离世而无法缓解才会将注意力转至这些荒淫之事上,毫无防备的接到老爷夫人在船难中离世,自己一个人突然接手管理这么一个空大的庄园,自然是难以缓解,而原本细腻感性的你却没有任何的哭泣或是抱怨,你把一切都瞒在心底。也就是因为上次我来给你送衣物时无意间瞟见你未擦拭完全的泪痕,我便坚定了要永远追随你的决心。那天我们聊了很久,聊到了很晚,我与你躺在床上,互相分享挖掘着心底埋葬已久的东西,直至你在我身旁沉沉睡去。你的睡颜是那么的平静美好,就如同雨后阳光下带着温热的水汽般让人舒畅。我那时是多想用嘴唇来汲取你的宁静,然而我是仆人你是少爷,理智告诫着我不应该做错误的事,我轻声离开。我从一开始就爱慕着你,努力想要跨越那层枷锁去爱你。

之后,你对我打开了紧闭着的心扉,让我触及到了你心底最为柔软的地方。我发现我由原本的爱慕变到了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爱上了这个总想要承担起全部责任把自己的感性封闭使自己更有一家之主的样子的你。你开始越来越依恋于我,虽说没有挑明但是我们就这样,悄悄的坠入了无果逆流的爱情断崖。我享受着我们之间隐人耳目的暧昧,心有灵犀的眼神交流,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私下的肢体接触。

寒气使我惊醒,这里的2月遗留着的湿冷使我无法停止战栗,握着笔的手也无法写出顺滑的笔画。而在纸上写着这些的时候我却能切实地感觉到从心底漾起的温暖。我放下笔,打算结束这封信,我们还有好多好多的回忆,我们还有好多好多的时间,我们之间还有这好多好多的爱与思念没有述说。所以Ezra,我亲爱的,当你收到这封信并看到这里时,记得用你轻盈的唇瓣触碰亲吻我签名墨迹所留在的地方,因为我留了一个冗杂着我万千思绪的吻。

若死神来临,我无怨跟随他离开,因为我遇见了你,遇见了我这辈子心之所向。

P.S  你是否还保存着我那时候赠予你的那枚戒指 虽说并不是什么名门贵族但这仍是我家族继承人与其伴侣的重要象征务必妥善保管。

                                                           永远的

                                                             C.F

1918年3月12日

亲爱的Ezra:

再多的文字无法表达出当我得知你把戒指串了绳索挂在胸口,你心脏最近的地方这件事所得到的幸福感。你每一次心脏的跳动我都能感受得到,因为我和你早已相溶,就像那再美艳骄人的玫瑰,离开了浸养滋润它的水也会干枯萎靡失去光彩一般,无法没有对方。我爱你,我珍惜着每一次与你通信的机会,视每一次都是最后的文字,我将保存下你每一封书信,尽我最大可能去捕捉着信纸中承载着的你的气息。思念你时我下意识去抚摸我手中与你配对的这枚,能切实感觉到它在我手上发热发烫,但愿是因为是我们同时思念着对方罢。

天气已渐渐转暖,春日已然到来,外面想必已是洋溢着生机,而我无法透过沉重的牢窗与闷湿的墙壁去感受,有时我是多么希望我的灵魂能够离开我罪恶的肉体,离开这困孤的牢狱,去触及一切美好。我亲爱的Ezra,若我的灵魂能冲破我躯体的枷锁,我愿只默默的陪在你身边,纵使你看不到我我无法触碰你,但是彼此的气息将会慰藉我们的心灵。我爱你Ezra Miller,我恳求你相信,爱这个简单的单词,包含的意义远远超于字面,就算是再华丽的辞藻,都不如爱来得明确简洁。

来信说Credence少爷与Graves先生来访,二位安好?距上一次会面已大约过去半年,Credence少爷身体恢复良好,也想必是因Graves先生悉心照料。二位相爱如初便是极好的,我常常会对二位的关系产生羡慕是甚至嫉妒之情。我知道这很无礼,也请你让我的这句话如游丝一般散去罢。对不起,请容许我放下笔,让潮湿闷冷冲刷这允许我口出狂言的躯体与灵魂。抱歉,让我平息片刻。

再次提笔时已是黄昏,我很抱歉之前出语不逊。然而我多么希望我能像Graves先生一样,与Credence少爷门当户对,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一起。记得上一次二位来访的时候,Graves先生在餐桌上拿出手帕为生性怯羞的Credence少爷擦拭嘴角的垢处,这些对我们来说艰难至极的举动,对二位来说只是平时日常的一部分。Graves先生举止得体大方,纵使对任何人都带着浅浅的笑容,但是对小少爷的笑容与眼神中包含着更多的溺宠与爱。然而我却只能趁着Ben先生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与你对视,然后看着你的笑容融化内心。Ben管家曾说过,做佣人的只有贴身仆人才可以有资本与机会直视各位少爷小姐老爷夫人。对此我很羡慕可怜的Jesse,他是你的贴身佣人,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着你,而我无法掌控聚焦在你身上的视线,却只能像是恶人一般东躲西藏,只有短暂瞬息深沉罪恶的晚上才是属于我们的。

趁着夜色我可以亲吻你的嘴唇,抚摸着你的身体,我怕我失去理性思考,我想你,我爱你,我想占有你,填满你,看着你迷失于情欲的样子,我们将疯狂的性交,互相抚慰,相拥交换着体液,直至达到高潮。回到自己房间后我想着你淫乱的样子自慰,晚上幻想着和你做爱,我仿佛都能听到你看着我的名字达到高潮。

神圣的上帝啊,请饶恕我肮脏的灵魂罢!我是多么想念你的身体,我想念你的声音,我想念你嘴角好看的弧度,我想念你柔软的卷发,我想念你的一切,我的Ezra,我想念你,吾爱。

我得趁着无妄的幻想充斥满我的大脑之前结束这封信,因为你所以我不避讳,我不得不说我已经无法忽视我已有的反应。抱歉,我不得不停笔了。

惨白的夜色已经翻越牢窗撒进我的狱间,整个监狱沉沉昏睡过去。晚安Ezra,但愿我的文字能够明确传达我的情感。请允许我将你的回信放在我的枕下罢,我愿嗅着你的文字睡去。

保重,吾爱。

                                                           诚挚的

                                                             C.F

1918年3月29日

Ezra:

得了风寒就不要再想着什么都自己做了,让你心头肉Jesse去做罢,虽说是你的“姐姐”,可他毕竟也还是你的仆人。也不知道可怜的Jesse现在什么样了,最后一次见到他可是恍惚极了,如此令人崩溃的事情,也难免让人精神脆弱。当初他和Ben先生的事情我早已发现,但是我一开始仍是难以相信,身为管家的Ben先生居然会违反规则去和家仆产生爱情。到后来你亲自去问Jesse,这才得到证实。好在二位并不是张扬高调的人,不然这庄园怕是要没了规矩。直到他,对不起我仍是不想提起他的名字,每当我想起他的名字我的手就会因无法克制的怒气而颤抖,他简直放肆无礼至极,眼里根本就没有你,擅自指责处罚了他们。纵使他们在这件事情后开始慢慢的忌讳相见,但仍是爱着对方,却没想到会终结与那几封信上。愿弱小的Jesse能度过这段难熬的时期罢。

现在,我就连最小的风寒都会害怕失去你,时隔这么久,我已经无法否认自己的神经已是敏感至极,要是不幸坠落于你,我愿为你背叛上帝,去寻找那恶魔撒旦,为了你我愿不惜一切。Ezra,亲爱的,我需要你向我保证,你会好好的,好吗?不论发生什么你都会坚持下去,拜托了,我诚恳的向你祈求,我需要你的承诺。或我愿用我早已没有价值的生命做交换。

罢了,我该停止那些糟糕的想法充斥我的大脑了,接到你来信时的愉悦却早已被这些思绪冲刷,悲哀混杂着消极划下打湿了你的文字,对不起我不是个理性思考的人,请允许纵容我的失态。外面已是春天,有空也出去接触感受活力罢,死气沉沉的庄园里就算是再强大的内心也难免抑郁寡欢,给庄园放一天假,注入新鲜的生机。让仆人们都休息休息罢,如此的春日也不能辜负了。多亏了这温暖,一直被低沉压抑着的我的狱间也能嗅到新鲜的气息。之前白日无情灼人的刺眼光线也已没了踪影,取而代之却是如纱般撒入的温暖柔和,我紧绞着的心也随着融化。若是死神在这般的温柔下带走我,我定当是无悔。若是我离去了,请不要让我漂游的灵魂牵挂,让我安心的随着风飘散罢。

也不知道你是受了什么风寒,快去找医生看看罢,别拖着让风寒留下什么不好的影响,告诉Jesse去按照我附的另一张信纸去做,曾经你生病就是这个秘法治好的你。

或许是因为万物的复苏,消极感性也已渐渐被排斥出我的大脑,若不去刻意的引起,我想我应该是可以慢慢的去回忆那件事了。但是我仍然需要一段时间,相信不要多久我便可以带着平静的心去对这件事做客观的叙述。我倒是担心你,怕你仍无法平复受惊的心态。不论怎么说,事实是无法像烟一般破散的,这些信件也就当是给后人的证据罢,总得让人们知道,这个庄园曾经发生的一切。我们也将通过这个方式这样永存。

我将这样坐在仅存的一方阳光下,享受着这越过牢窗的一方春日。绝望的在这片浊地残喘生存。

P.S 请采撷一把春色带给困于死亡中的我罢

                                                           真挚的

                                                             C.F


1918年4月10日

亲爱的Ezra:

早安

扑面而来的春息随着来信附着的那一朵已经夹压干燥了的小巧蓝花而充溢满我的牢狱,今日,审判之日早晨的所有畏怯都被这小小的幸福所掩盖,谢谢你,亲爱的Ezra.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鸢尾罢。愿我能如这鸢尾的花语一般获得光明的自由。

我喜欢你描写的春日,我可以想到你托着下巴坐在书桌前思考着如何描写你所看到的一切,薄薄的阳光披在你的肩头,洒在你顺滑微卷的黑发,就像是油画一般柔和。我透过你浅浅的文字,嗅着浓浓的阳光朝气。气息中混杂着你的味道,我把这封信紧紧贴近我的胸口,它将渗入我的皮肤融入我的血液,在审判庭这是能给予我抚慰的最后的东西。

今天是我受审判的日子,抱歉我无法投入时间去给你回信。我是多么希望我能直接死去,洗清一切的罪恶离开。在呼唤我了,我得停笔去踏上接受审判之路了。

回到监狱已是晚上。死神将在一个月后降临于我。我无法停止我的思绪,纵使我已无所牵挂,但我仍是无法安心的留下你一人而离开。我并没有在畏惧退缩。我得在这仅存的一个月中,把该留给后世的最后的故事说完。请保留下我的文字留给后世罢!让后世知道我们可歌可泣的悲情。

我对Kevin的死其实的确是有着完全的责任,却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真的,Ezra 。吾爱 我知道你那件事后一直都处于自责内疚,但我觉得是时候在死前说出真相了。

我有些乏了。生命的沙漏已经倒转,时间与沙一般流下,我不想让你带着罪恶感度过余生,真正的罪恶将由我在死神的牵引下带入地狱。愿你能原谅我所隐瞒的一切。抱歉我只写了这寥寥几字,但我真的得要下一次再继续叙述。我害怕你没有做好接受真相的准备,所以我将一直的在这里等待着你的回信。

鸢尾的花语,永远的思念,绝望的爱情与死亡。

                                                           诚挚的

                                                              C.F

1918年4月27日

Ezra:

对不起,会许是围困我的沙漏进入了倒计时阶段,带着微笑的死神大步逼近,我开始感到无尽的压抑填埋着我的胸口,开始害怕我所剩的时候寥寥无几。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泪水,当回忆涌上时这是我唯一的情感发泄。我虔诚的跪在地上写下这些话,只希望上帝能够接受我的忏悔,哪怕一丝也好。

我敢对天发誓,接下来所述的绝无半句谎言。我对你所说的向来都是真实的,我从未有过半丝欺骗你之心,我敢对着诸神说下这句话。哦我的上帝,我快要就这被感伤折磨致死。悲伤充溢满我的大脑,我能感觉到呼吸时的压抑,无形的伤痛像是尖利的爪牙一般掐进我的颈部。我恳求你快停止无所证据没有用的自责与猜测,相信我所说出的一切罢,你是唯一一个拥有权利应该去知道整件事的人。总得让真相的光明清扫去你身上罪恶的尘埃。

Kevin少爷的突然来访,让原本有条的庄园突然的陷入紧张混乱。也许作为上等层次的你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我们仆人阶级可真是忙乱了手脚。可怜鬼Jesse,本身就因弱小被其他仆人欺负,就算他是你的贴身佣人,那些坏家伙也不会就此收手。对不起,我本应早就该告诉你这个情况,但是Jesse每次都阻止我这么做。怕给你增添不必要麻烦,他是这么说的。在突然有贵客来访这一片混乱中,他们自然是不能放过这个所谓的好时机。Jesse,真是替他感到可悲,任着那些人随意的指唤,手忙脚乱委屈的流着眼泪。

对不起,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责备我为什么没有出手制止。对不起,我深深的无法自拔的爱着你Ezra,我希望你知道,我永远都是属于你一个人,永远的。就算是将来我死去,有幸能被投入火海,所剩的灰烬,甚至破散的灵魂,都将永远属于你,随着你进入净土长眠。万分抱歉,就算我拥有再宽宏的气量,眼里也无法容下与我分享或者说争夺你的人。我是个自私的人,对不起,我承认。我自私不允许我去这样对他伸出援手,对同样得到你的爱的Jesse。

没多久作为管家的Ben先生知道了这件事,那些坏家伙得到相应的制裁,才稍稍安分。然而没多久之后,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中间经过了什么,便是你知道的那件事发生。混乱持续直到晚上,当Kevin少爷突然拦住正在替Ben先生巡查的我,让我领路到你房间时,恶魔的气息从我的咽喉狰狞着往上爬。我站在走廊上一句话也无法说出,我无法想象要是带他到了你的房间后会发生什么,但是少爷他已经压着我的脖子怒然的吼着让我带路。抱歉,我真的对我做出的事感到罪恶。我居然带着他到了你的房间。他让我离开,然后自己进门。我真的对我做的感到懊悔,我开始想像会发生什么,双手已握着拳颤抖,我站在隐蔽处守着。直到我听见那一声闷响,让我完全的失去思考的理性。我冲进来的时候,只看带惊恐战栗颤抖着望着我的你和倒在倒在地上头部流血的他。

“Colin...我杀人了...”这是记忆中,你颤抖着说出的第一句话。我深呼吸,用背紧紧的贴住门锁上,故作冷静走向你,然而抱着失神空窍一般的你时的颤抖是无法掩盖的。我在慌乱中用尽了所有方法去安抚冷静你,那时的你状态让我担心你会就这么困入死径甚至发狂抑郁,我感到我的大脑一时半会居然无法处理这么多的信息潮涌,即便我一言未发,我仍是在尽我最大的可能去寻找对策。我环抱着颤抖着的你,努力的抚慰你。当你说出Kevin少爷想要对你做出出格的事时,即便万分冷静我也无法掌控住我的思绪。

为什么?我不明白。Kevin少爷与你有着血缘的纽带,是什么让他做的出这种事?为什么上帝会选择将世间一切美好注于你,却同时又将这些罪恶悲哀之事强加于你?我们的爱情终将是无果的,受到诅咒的。我曾一直在试着质问上帝,为什么这些事情不能转加到我这个濒死之人身上,正是因为我爱着你,所以我愿为你承担下一切的罪恶与不幸,然而上帝却以沉默表明态度。

绝望。我安顿下受惊的你,看着倒在地上的Kevin少爷,残存的理智告诉我我应该将这具躯体转移,只有离庄园有一点距离的那片树林是最合适的地方了。然而Kevin少爷平日练习射箭,身体非常结实,虽说有点距离但是还得带着他,这段路程花费了我比平时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我几乎是像扔东西一般将他放下。

就在同时,我发现,Kevin少爷其实并没有因为你而死亡,而仍残喘着,当我把他放下时他开始剧烈的咳嗽,胸膛起伏着挣扎。不知道是什么唆使着我,也许是恨与愤怒罢,我举起了手边的树枝,往下刺去。血液从他的腹部涌出,无力的身体抽搐着渐渐没了生息。死了。Kevin少爷真真切切无疑的死了。我才是正真杀了Kevin的人,Ezra.我很抱歉我一直没有对你说出事实,因为我害怕你会无法接受。我抱着他的躯壳,轻轻的将他埋入土壤,站在那片土地,我静默了许久。然而即便向上帝忏悔,保佑Kevin罪恶但却过早与肉体分离的灵魂,都无法抹清我的双手。这双沾满了隐瞒与恶魔的双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上至其他听闻消息的少爷,下至最底层马棚工人,整个庄园都在惶恐不安中摇摆,你也许是发现了我的恍惚罢,那时我却一直都没有勇气告诉你原因。

我早就料想到这一天的来临,只是比我预期要来的更早。我拦下想要上前的你,抓着你的手在你脸颊浅浅一吻,转身和警察离开。过程没有什么多余的泣别,因为我们没有这个时间,我知道你想要替我辩解但是你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时间和机会。对不起,我欺骗了你的感情。

抱歉我知道也许这对你来说很难马上接受消化。你会继续爱着我这样的罪人吗?背负着欺骗,杀戮,隐瞒,逾越,种种恶行的恶魔,也许的确不应该,也不配得到完美的爱情。罢了,不管你将怎么回答,我永远都在。你的纯净未能洗净我的罪恶,但是却让我痴迷,你就像那该死的毒品一般,让我无法离开你。没事,我的记忆中有你就够了。

原本不想流泪,但当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的懦弱催袭击我的泪腺,我哭了,像是个孩子放肆的哭泣。我终于解下了我心中的巨石,我已无所留恋了。然而纵使我说了不管你什么回应我都会理解,我仍然害怕失去你。也许这将是我与你的最后一封信件了罢,请珍惜我这么多冗杂了感情的文字。即便你不远原谅我,也请你接下它,就算是满足我这个即将离世的恶人做一点点的善事罢。

永远爱你

                                                                C.F

1918年5月20日

Ezra Miller

抱歉,我本不应该再传达任何的信件来打扰你的生活,然而在无果的期待后,我得出结论。果然,你还是无法原谅我这个恶人罢。

我将会永远记住我们的爱情,我想用我与你的纯净来冲缓我深重的罪孽。我深深的刻在我心底的恶行像是冷血无情的刀尖,而不愿饶恕我的你,就像是加在刀尖上的那一力量,刺进我的心脏。我在呕血,我体内充斥满了罪恶的血液。仰望着微微一方的光线,也许这是上帝的光芒罢,我双膝深深的迫于地面,虔诚的祈祷这但愿上帝能够抹去我的罪恶,就算是一点也好。不被你饶恕,比成为恶魔更为内愧。我果然无法放下你,拜托了Ezra ,我恳求你,饶恕我这个濒死之人罢!哪怕是假装也好,请让我不要这么痛苦的离去!

一周后我将就这么离开,带着自责与苦难,不舍与痛苦离开这个人间奔赴地狱。Ezra 愿你能够好好的,请代替我珍惜剩下的时间。多说无益,或许你也不愿再见到我的文字。

不论如何,我爱你

                                                                C.F

1918年5月25日

我神圣的上帝啊!这些该死的惨无人道的畜生!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在我即将赶赴死亡前仅存平息的一个小时才将这你最后这封信交给我!哦我亲爱的Ezra,死生之事万万不可玩笑,你并没有自杀我知道的,你只是小调皮想要像以前一样玩闹不是吗?不要闹了这一点都不好玩Ezra,我知道你还在家里,你曾回信答应我把剩下的人生带着我的那份一起好好珍惜的吗?

原本泛泛写的好多都被划掉,抱歉我的失态与焦躁。死亡正扼着我的咽喉,我再也无法理智的找出任何过多的语句,吾爱,谢谢你能够原谅我的罪恶。你的文字让我哭泣,让我的灵魂得到不止一丝的宽恕与慰藉,让我这个濒死之人也能带着安心离去。我将你的这封信紧紧贴在心口,虔诚的跪倒在地向上帝做着枯燥无用的祷告。触着那枚戒指,如今只能感到无情的冰凉。你是真的离开了吗?原本无惧与死亡的我看着你的信这时却泪流成河,伤感悲哀快淹没了我早已枯涸的心灵,我行尸走肉般的躯体涔涔的冒着冷汗,等待着最后的那几分钟来临。

我不想再多费任何笔墨,我只想要你知道我是多么爱着你,即便是罪恶也无法阻拦。我无法利用这所剩无几时间去洋洋洒洒的整理叙述我全部的杂乱思绪,我有太多太多想要说的,原本埋藏在最深处的感情也被死亡压迫出来。不论我如何埋葬我无法克制的情绪,都无法抑制。此刻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坐着,想念着你。但愿圣明宽宏的上帝能宽恕我,让我避开地狱。这样太多的话便可等到我死去,来寻找你时再慢慢倾诉,所以,吾爱,请务必等着我。

时间不多了,死亡在向我挥手了。我知道你已经没有办法看见这封信了,但是我相信你飘荡寻找着我的灵魂一定能找到它。所以请答应我,等我。我的灵魂会等着你,一直。我要你知道,死亡不会将我们分离。

再见,我爱你Ezra Miller。在这个世界的永别,等待另一个世界的重逢。

                                                   绝笔 于狱中
                                                          C.F

――FIN――

评论
热度(2)